三部委勾劃2019宏觀經濟政策重點

發稿時間:2019-01-18 13:59      編輯:天津先鋒網

  據經濟參考報報道,在1月15日國新辦舉辦的發布會上,來自國家發展改革委、財政部、央行的負責人介紹貫徹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具體舉措,對經濟熱點做出一一回應。

  業內專家表示,三大宏觀經濟主管部門的齊發聲,表現出宏觀經濟政策將更協調更注重合力的發揮,各部門“幾家臺”將更加凸顯。

  投資圈定兩大關鍵詞

  發布會上,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用兩個關鍵詞,三個“下功夫”,勾劃出今年投資的發力重點。

  他說,兩個關鍵詞就是“建設”和“改造”。具體而言,“建設”突出五個方面:加強新型基礎設施建設,推進人工智能、工業互聯網、物聯網建設,加快5G商用步伐;加強城鄉基礎設施建設,推進市政、物流基礎設施建設,推進脫貧攻堅、農村基礎設施建設;加強能源、交通、水利等重大基礎設施建設;加強民生和公共服務項目建設力度,尤其是補上教育、醫療、健康、養老方面的短板;加強生態環保和自然災害防治能力建設。“改造”,突出加大制造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。

  值得關注的是,近來,投資項目審批明顯提速。連維良強調,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重在精準投資、有效投資,堅決不搞“大水漫灌”式的強刺激。在投資重點上突出補短板,在項目選擇上突出納入規劃的項目,在投資決策上堅持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,堅持補短板、穩投資、防風險相統一。

  對于備受關注的債轉股進展,連維良透露,目前市場化債轉股簽約金額已經超過2萬億元。與此同時,市場化債轉股落地率,也就是簽約之后實施到位的比例也大幅度提高。截至目前,落地金額已超過6000億元,2018年落地率超過了30%。

  他表示,2019年市場化、法治化債轉股將繼續加大力度。一是要提高簽約的到位率。二是突出重點方向。加大優質企業債轉股力度,加大對臨時遇到困難的企業開展市場化債轉股的力度,還要加大民營企業參與市場化債轉股的力度。

  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在途

  今天我國將實施更大力度的減稅和更為明顯的降費,作為對納稅企業和納稅人來說“真金白銀”的紅利將如何推進備受關注。財政部部長助理許宏才在發布會上詳細解讀了今年減稅降費的思路。

  許宏才指出,2018年我國減稅降費1.3萬億元。在此基礎上,2019年還要有更大規模的減稅和更為明顯的降費,主要包括四個方面:

  一是對小微企業實施普惠性稅收減免。二是深化增值稅改革,繼續推進實質性減稅。三是全面實施修改后的個人所得稅法及其實施條例,落實好6項專項附加扣除政策。四是配合相關部門,積極研究制定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綜合方案,進一步減輕企業的社會保險繳費負擔。同時,清理規范收費,加大對亂收費查處力度。

  他同時透露,“具體的增值稅改革方案,現在還在研究論證和測算過程中,但肯定會有實質性的減稅措施。方案將按程序審議后公布實施。”

  除了加大減稅降費力度,今年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,還包括加大支出規模,其中就包括要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,支持重大在建項目建設和補短板,更好發揮專項債對穩投資、促消費的重要作用。

  許宏才表示,2019年將適度增加地方政府債券規模,特別是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,具體額度會經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之后確定。此外,加快地方政府債券發行使用進度。還要加大專項債券對當前穩投資促消費的支持力度。

  “我想強調的是,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,不意味著放松對地方政府債務的管理。”許宏才說,會加強管理,確保法定債券不出任何風險。

 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對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表示,大規模減稅降費可以更好地應對復雜多變的經濟形勢,從而抓住重要戰略機遇期,為市場活力的充分釋放創造良好的環境。大規模增加地方專項債,將更好地防范化解地方債風險,有利于“開前門,堵后門”的真正落實。

  穩健貨幣政策并非一成不變

  “穩健貨幣政策”的含義是什么?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朱鶴新在發布會上對此詳細闡述。

  他表示,“穩健”是貨幣政策的工作原則和指導思想,貨幣政策要以穩為主,堅持穩中求進總基調。他同時表示,貨幣政策保持穩健,并不意味著一成不變。貨幣條件要與保持經濟平穩增長及物價穩定的要求相匹配,保持松緊適度,既不能過松,也不能過緊。要根據形勢的變化增強貨幣政策的前瞻性、靈活性、針對性,主動動態優化,強化逆周期調節,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。

  朱鶴新表示,穩健貨幣政策既要保持總量合理,也要著力優化結構。一方面,要把握好總量,為實體經濟提供足夠的金融支持,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應與名義GDP增速大體匹配。同時,也不能搞“大水漫灌”,要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。另一方面,要精準把握流動性的投向,充分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的作用,做好定向調控和“精準滴灌”,特別是加大對民營企業、小微企業、“三農”、扶貧、鄉村振興、雙創以及推動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等領域的支持力度。

  針對央行是否會降息,朱鶴新說,“總的來看,現在貨幣政策在實體經濟中的作用正在逐步發揮,同時我們對原來的政策也在做動態評估,在這個基礎上再做進一步的研究。”

  針對降準是否會引發人民幣貶值的問題,朱鶴新表示,央行通過降準有效支持了實體經濟的發展,而實體經濟發展好了,人民幣匯率會更加穩定,這二者并不矛盾。“我國的經濟基本面較好,外匯儲備也足夠,對人民幣匯率我們有信心。”朱鶴新表示。

  朱鶴新也表示,央行在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上還要做更多的努力和探索。下一步,央行要持續通過政策的引導和平臺的搭建來解決一些銀行不敢貸、不愿貸、不會貸的問題。

 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對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表示,除了降準,當下更重要的是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。要實現從“寬貨幣”向“寬信用”轉變,貨幣政策傳導是關鍵。因此,還應進一步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,尤其是要進一步加大對金融機構的正向激勵,使流動性能夠更有效率地注入到實體企業。

安徽25选5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