邵飄萍“補缺”

發稿時間:2019-06-21 14:46      編輯:天津先鋒網

  1926年3月18日,數千北京學生和市民聚集于天安門前舉行“國民大會”,聲言反對“八國通牒”。國民黨人徐謙、顧孟余與共產黨人李大釗、趙世炎領導了此次集會。隨后,當集會人群前往段祺瑞執政府門前廣場游行請愿時,與執政府衛隊發生了沖突,段祺瑞執政府當事人員竟下令開槍,造成當場死亡47人,傷200多人的慘劇。死者中有后來廣為人知的北京女子師范大學學生劉和珍。李大釗和陳喬年也在此次事件中負傷。這就是震驚中外的“三一八”慘案。3月18日這天,被魯迅稱為“民國以來最黑暗的一天”。

  “三一八”慘案發生后,籠罩在白色恐怖中的北京城黑云壓城,一片哀聲,各大學校園差不多都成了靈柩陳列室,而參與、組織“三一八”集會游行的主要領導者也已分散隱蔽。3月23日下午,北京各社團、學校1萬余人,在北京大學三院大操場舉行“三一八”死難烈士追悼會,抗議這場民國以來最野蠻、無恥的屠殺。然而,時局微妙,人心惶惶,會議開始后,卻沒人敢當大會主席。年輕的陳毅當時是中法大學的學生,挺身而出,擔任主席。會上,首先發言的陳毅痛陳軍閥禍國殃民的暴行,震動全場。但他講完之后,好一會兒沒人繼續,會場呈現一種令人尷尬的氣氛。主持者環視臺下,突見一人青衣馬褂,徑自走上講臺。講的內容大致就是3月19日《京報》上的時評,向聽眾陳述慘案發生的原因及責任,警告段祺瑞必須償還血債,并勸告與會的愛國諸君警惕軍閥的殘暴,切莫大意……

  這個人就是《京報》社長邵飄萍。當時的《京報》并非大會的主辦方,邵飄萍也只是作為一名媒體人前來采訪的,他上臺演講完全是自作主張,出人意料的“救場”,全然不顧軍閥政府當局的黑名單上,自己的大名已經赫然在列。

  邵飄萍不畏強暴,鐵骨錚錚,自始至終恪守與保持了新聞自由的宗旨和一名記者獨立、健全的人格。

  難怪,馮玉祥將軍稱贊:“飄萍一支筆,勝抵十萬軍。”

  (摘編自6月13日《人民政協報》 祁文斌/文)

  來源:中國組織人事報

安徽25选5开奖公告